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商人李亚鹏,已被强制执行

时间:05-03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96

商人李亚鹏,已被强制执行

4月28日,李亚鹏在个人微博进行回应表示,已和对方商定了还款计划,强制执行是一个常规流程。“现在面临的困难远不止这四千万,过去几年我的企业一直在苦苦支撑,十年没有裁过员工的我终于在去年底开始大量裁员约200人,至今还欠付很多员工的补偿金。”文 | 闰然、煎尼编辑 | 江江来源丨盐财经(ID:nfc-yancaijing)算起来,李亚鹏已经从商20多年了,期间他涉足过互联网、影视、地产、酒吧、文创等领域。然而,公众对他的印象更多还停留在娱乐新闻里,比如“天后前夫”“女神收割机”“文艺男青年”。事实上,在财经新闻里的李亚鹏,早已不是仗剑走天涯的“令狐冲”,而是个实力不匹配野心的失意商人、“行业冥灯”。他在各种投资项目中屡战屡败,然后屡败屡战。4月28日,李亚鹏突然发布微博表示:“欠债还钱,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天经地义,无需多言。”▲2023年4月28日,李亚鹏发布微博回应欠债事件(图为部分截图)与此前多次澄清、解释不同,这一次,李亚鹏面对外界的舆论变得温和了许多。然而,态度的转变,或许与一场结果已定的败局有所关联。近日,据资料显示,李亚鹏及哥哥李亚炜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4000万元,涉及合同纠纷案件,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图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据悉,李亚鹏及其哥哥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申请强制执行,于2023年4月13日,被北京朝阳法院执行局立案。针对此事,4月28日,李亚鹏在个人微博进行回应表示,已和对方商定了还款计划,强制执行是一个常规流程。他还表示,“现在面临的困难远不止这四千万,过去几年我的企业一直在苦苦支撑,十年没有裁过员工的我终于在去年底开始大量裁员约200人,至今还欠付很多员工的补偿金。”李亚鹏何以至此?1./ 折戟于艺术小镇 /2022年7月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李亚鹏“欠债4000万元”一案做出终审判决。法院判决,驳回了李亚鹏及其哥哥李亚炜的上诉,维持原判。李亚鹏败诉了。▲2022年7月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李亚鹏“欠债4000万元”一案做出终审判决而李亚鹏因为这笔欠债,已经多次登上热搜了。败诉的消息发酵后,李亚鹏在微博上进行了公开回应。“作为一个公民,坚决尊重法院判决并积极努力履行。感谢对方在过去五年中给予的涅槃烈火,让我更好地成长,他日相见,拱手作揖,泯笑江湖。”时至今日,这笔债务已经成了李亚鹏的“七年之痒”。问题是,李亚鹏为什么会欠下4000万?一切都始于李亚鹏在丽江开发的房地产项目。2012年,李亚鹏和他的大哥李亚炜成立了一家“丽江雪山公司”。这家公司与北京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打算合作在丽江造一个雪山艺术小镇。他们的合作方式为资金合作和项目管理合作。相关的投资合同涉及“保底”——保证泰和友联6000万投资的总权益不低于1亿,三年开发期满后,泰和友联可收回固定收益4000万。但三年之后,雪山小镇已成“债务小镇”——泰和友联开始索要这4000万,正式开启了这场漫长的合同纠纷。▲丽江雪山艺术小镇相关资料显示,泰和友联与李亚鹏持股的雪山公司,双方的诉讼焦点主要来自于《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变更协议》的效力问题,以及诉争4000万元款项的性质。从协议条款的性质来看,双方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可以说是一份“对赌协议”。“对赌协议”主要就是为了解决交易双方对雪山公司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其中设计了金钱补偿等调整协议。从2015年开始,李亚鹏与泰和友联就对簿公堂。从李亚鹏的观点来看,他认为这份对赌协议是无效的,泰和公司正常的投资入股,应当对企业经营情况自负盈亏。李亚鹏在微博表示:“我并未向对方借过钱,只是在项目公司生死存亡之际个人承担了公司给对方的承诺。”但事实上,在2015年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后,泰和公司与雪山公司的各股东,即李亚鹏、李亚炜等还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变更协议》,通过这一变更协议,泰和公司将原先“对赌”的“对家”由雪山公司变更为了雪山公司和雪山公司的股东。与此同时,泰和公司要求李亚鹏等股东签署了《承诺函》,承诺原2012年1月9日签署完毕的雪山公司与泰和友联公司《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中的到期债权执行:雪山公司原股东承诺于2015年7月支付4000万元到期债权,若确有困难可于2015年7月25日前支付2000万元,余款于2015年12月25日前支付。这份《承诺函》进一步加深了股东参与对赌过程的责任。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的一审判决指出,李亚鹏、李亚炜上诉主张签署《承诺函》时存在胁迫情形,但并未提交相应证据,故该主张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不予采信。▲北京高院(2018)京民申4445号民事裁定书截图 (图源:裁判文书网)一审法院认为《项目合作框架协议》《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变更协议》《承诺函》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愿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上述协议合法有效。拖了这么些年,该案件经过了几番庭审程序,其中包括一次再审程序和一次重审程序,最终结局还是没有改变。李亚鹏至今也没有履行法律义务支付这笔钱,如今已被申请强制执行,于2023年4月13日,被北京朝阳法院执行局立案。2./ 不屑于做演员 /因为做演员而出名的李亚鹏其实并不喜欢演戏。李亚鹏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考上中戏,纯属意外。1990年,李亚鹏在陪当时的女友参加中戏面试时意外被选中,原本要上哈工大的他最后选择了就读中戏表演系。▲原本要上哈工大的李亚鹏最后选择了就读中戏表演系在中戏的那些年,这位高分学霸虽然获得了许多影视剧的机会,但他依然对表演提不起太多兴趣。比起演戏,李亚鹏明显对做生意更加着迷。还在上大学的李亚鹏在看了一场摇滚演出后,就想把摇滚乐带回老家乌鲁木齐。后来,李亚鹏果真成立了“摇滚演出委员会”,筹集到了9.7万,卖出了14万门票,办成了乌鲁木齐第一场摇滚音乐会——“飞燕摇滚之夜”。李亚鹏曾无数次在媒体上讲述这件事,也让李亚鹏坚信自己是一个做商人的料。在中戏读书期间他还与人合开过广告公司,毕业后更是开启了“连续创业者”之路。1998年,李亚鹏非常超前地开了家互联网公司。当时,他在旧金山拍戏,结识了一帮IT精英,交流之中给了李亚鹏创办一家互联网企业“喜宴”的灵感。他随后采取线下和线上结合的方式,试图做婚庆服务,但最终,因为资金链断裂“喜宴”倒闭了。▲1998年,李亚鹏创办了一家互联网企业“喜宴”,最终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倒闭2000年,李亚鹏创办了一本名为《婚礼》的杂志。据说,这本杂志出刊10期便被贝塔斯曼集团相中,对方表明了收购意愿。可是刊号出了问题,杂志收购被迫中止,后来李亚鹏还赔了200多万。2001年,李亚鹏又开了自己的北京美丽春天文化传播公司,在文娱领域做起了老板。现在看来这个想法也很超前,但最终这家公司被人实名举报,公司经纪人涉嫌违规。2004年,李亚鹏的北京世纪春天影视公司成立。次年,欢乐春天国际演艺经纪公司成立,而后还有涉及歌舞剧、话剧等等项目的投资,李亚鹏可谓节节败退。▲据传,李亚鹏投资的数部影视作品大多以惨赔收场后来,当李亚鹏被问及为何如此执着从商,他用“精神追求”作为回答。他自称是“一个有理想主义情怀的创业者”,创业所对标的都是宗庆后、任正非和褚时健这些具有时代影响力的企业家。在建设雪山小镇时,李亚鹏也是一副烧钱做大事的样子。他请来了日本设计师隈研吾,为小镇量身设计了130多栋190平方米到300平方米的别墅,各方面的投入都非常庞大。李亚鹏就是不屑于做明星,所以他才能在事业的巅峰期毅然选择经商之路。甚至在谈起退圈时,他还高兴地感叹,“终于不用做演员了”。但其实演员身份不是李亚鹏的枷锁,反而给他的经商之路增加了无数光环,很多人愿意为他投资,更多地也来源于这一身份。3./ “地产大亨”的商业理想 /李亚鹏距离成为地产大佬其实很近。2011年,李亚鹏进入长江商学院,也就是在这一年,北京中书地产投资有限公司成立。当时,李亚鹏的目标是文旅地产。次年,李亚鹏持股的丽江雪山投资以1.635亿元价格拿下束河街道一宗27.256公顷土地,就是后来建设雪山艺术小镇的那块地。李亚鹏涉足地产行业时,地产行业还处于“黄金时代”,彼时踏入地产的,谁人不分得一杯羹呢?不过李亚鹏的地产思路更多的带有理想主义,他常常谈及“文化”,要做“文化地产”,让文化“为地产赋能”。▲雪山艺术小镇实景航拍但即便有明星好友杨坤、胡军等人相助,雪山艺术小镇的楼盘售卖情况依然不佳。2015年4月,李亚鹏将雪山艺术小镇项目51%的股权转让给阳光100,作价1.938亿元。不过,在雪山艺术小镇的项目失败后,李亚鹏依然活跃在地产圈。资料显示,2015年,李亚鹏曾与碧桂园达成过合作意向,在当时提出了“中国文谷”的品牌概念,但后来不了了之。2017年,李亚鹏高调宣布在河南郑州启动他的“中国文谷”文旅项目。2018年4月,李亚鹏到嘉兴平湖考察项目,表达过合作意愿。2019年10月,李亚鹏相关公司拍卖竞得赣州4个地块的使用权,总计划投资61亿元。这些项目都是开局颇具理想化,然后立刻陷入停滞的窘境。2018年,李亚鹏在《鲁豫有约》的节目中称,自己现在经营的公司从2010年创建到2015甚至2016年都一直没能赚到钱,只能靠此前做演员的积蓄和借钱来维持经营。鲁豫曾问过他能给自己的商人身份打几分。李亚鹏依然非常自信:“如果做演员能打60分的话,做商人就是90分。”▲李亚鹏认为自己做商人更胜于做演员回到那场“七年之痒”的官司,面对4000万,李亚鹏真的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吗?其实并没有。除了地产之外,李亚鹏还一直在运营文创产业。资料显示,2016年,李亚鹏创办的艺莲文创开始承担故宫天猫旗舰店的联合运营。随着发展壮大,到2019年的时候,艺莲文创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达成了合作,共同开发上美影动画经典IP产品,并运营上美影线上天猫旗舰店。说来说去,李亚鹏还是想做文化的生意。但文创市场也不容易,李亚鹏说,“熬过去”。盐财经,南风窗旗下唯一财经号关注它,看新鲜热辣的财经讯息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