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扬帅:换韦世豪而非武磊因对手体力损耗大;踢韩国要乘胜追击

时间:11-20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98

扬帅:换韦世豪而非武磊因对手体力损耗大;踢韩国要乘胜追击

国足主教练扬科维奇接受了来自《体坛周报》的专访,在专访中扬科维奇对泰中战进行了复盘,同时也对更受关注的中韩之战进行了展望。客场战胜泰国队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是否感觉比当初从深圳出发前往曼谷时要轻松许多?心情肯定是很好的,因为是世预赛的第一场比赛,打好开局对所有球队都很重要。你可以看一下世预赛亚洲区各个小组的比赛,都是第二档次球队客场对阵第三档次的队伍,但并不是所有第二档次的队伍都赢了。这次客场对阵泰国队的比赛其实是之前所有准备的一个汇总,包括我们有一部分球员去踢了杭州亚运会,剩下的队员则是进行了8个月的准备,一边适应、一边调整。我们所有的专注度都放在跟泰国队的比赛上了。赢下比赛,当然令我们感到高兴。现在已经回看过录像吗?有无跟全体队员一起分析过战术方面的东西?你觉得能够赢下这场比赛的因素是什么?我在比赛当晚就先看了比赛录像,第二天把细节、包括需要纠正的地方和全队初步讲过了。这些找出来的细节肯定是我们备战下一场比赛要用的。其实,在这种世预赛大背景下,拿分数是第一位。但是,现在有一个陷阱,就是我们在赢了泰国队后,情绪都比较高涨,大家都开心,甚至认为我们一切都很好,这个时候有可能会放松、出问题。从战术层面来说,前60分钟我们的防守是有些问题的,组织进攻方面也有问题。这些我已经开始跟队员们慢慢讲了。整体而言,我们在对阵泰国队的比赛中,半场后的调整还是非常有效下半场换上场的球员确实改变了一点比赛局面,他们也是带着动力,同时展现了他们的能力。其实,我们在上半场出现问题时,已经当场纠正或者展开指挥调整了,告诉他们应该往哪边移动、如何去做。而且,当时不光是跟场上的队员说,很多时候我的身体是朝着替补席的,所以我也在跟替补席的球员说具体的问题出现在哪。他们(替补球员)都准备好了,所以,场上、场下的运动员都清楚要如何去纠正,应该怎么去做。举个例子,上半场我就已经跟谢鹏飞说了好几次,你看现在刘彬彬的问题在哪,如果你出场的话要怎么做。对王上源同样如此。其实,这也是展现了球队的一个能力,就是我们阅读比赛以及如何纠正问题的能力。所以,这才比较顺利,换人也才有效果。足球是由不同时刻组成的,我们这次把谢鹏飞和王上源换上去,一个人助攻、一个人进球,我确实很满意。一方面,我们换人后确实是改变了局面。但是,另一方面,当我们换人时,我们必须要求换你上去之前知道你上去后要干什么、怎么解决问题。这个方面,我其实更满意。刘彬彬在上半时表现一般,是否与他在6月、9月、10月的三次集训都因伤缺席有关系?因为那几次集训恰好是国家队在演练三后卫与四后卫的阵型切换确实,技战术层面的演练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有的球员会因为各种原因缺席集训。第一场对阵泰国队的比赛,其作战计划比较类似于我们在新西兰所踢的第一场比赛。我们有包括守门员颜骏凌,中前场球员谭龙、武磊、韦世豪、吴曦等在内的8名队员是跟那场比赛首发一样的。可以说,我很早之前就开始考虑了,早就预计会这样。所以,我们才排出这样的阵容来准备跟泰国队的比赛,这是在计划之内的。所以,过去8个月,其实我们在尝试不同类型的运动员在某个位置上的表现,踢完后检测不同类型的运动员再跟不同对手情况下的表现,然后做出取舍。举个例子,像刘彬彬和谢鹏飞可能在对阵泰国队的这场比赛中踢的是相似位置,但是,他们是不一样类型的运动员。所以,我们选人一定是在同一个位置上选不同类型的运动员,这样,我们在战术方面的变化就更多一点。对阵泰国队,大家对换下韦世豪有比较大的争议。当时是处于怎样的考虑?我们进攻的时候是前面三个人,即谭龙顶在最前面、韦世豪跟武磊分居两边,我们把韦世豪定义为拿球组织者(playmaker)。大家在谈论队员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观点。但是,场外的人其实并不知道场上、场内发生了什么。所以,我喜欢讨论的是:换人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因为武磊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有速度优势,作为队伍,我们不能只关注自己球员的体力,还得关注对手的体能情况,其实对手当时的体能下降得很厉害。比赛时,我们跟场上队员有直接沟通和交流。当时,球员跟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反馈的就是泰国队员的体力下降得特别厉害,比我们下降严重。所以,武磊这种类型的运动员应对那种比较慢、但同时体能下降又非常厉害的防线队员,他是比较自如的。我们不讨论武磊的得分,从对手的角度去分析,这种又慢、但又累的防守队员尤其是中后卫,他在防武磊这种喜欢插身后的运动员时,因为体能下降就会喜欢退,防止被对方进攻球员插身后,这样其实就给我们创造了更多的进攻空间。所以,我们的调整是把武磊留在场上。另一个层面,从整体战局考虑,我们最后10到15分钟时是处于领先,而对手则是着急、需要冒险,想要把比分追回来。基于这种情况,我们就知道双方肯定会有很多攻守转换,因为空间已经被扯开了。所以,留下武磊,最主要是利用和发挥他的后插上。因为要阻止这种攻守转换,我们需要新鲜力量,不光是向前时的前插,更需要在防守中能够回追、愿意防守,能在对手的转换中,譬如他们的防守反击给破坏掉。目前这个阶段,我们队伍在节奏控制方面还不是很成熟。所以,我们很容易把比赛打成快速攻防的状态,但是这也是成长的过程。譬如说,我们在最后时刻,当球在自己控制下,而且还是在对方底线附近时,我们就应该想办法牢牢地控制住球,而不是想着再去进攻、再去进球。这就是2018年世预赛客场对阵叙利亚队时,当我们在2-1领先的情况下,最后时刻的那种场景。如果我们不是急着想再进一球,而是有意识地将球往角球区带,把球牢牢地控制在自己脚下,可能就不会有叙利亚最后时刻追平比分,最终,中国队可能就将获得附加赛机会了对,我曾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但是,这种情况的出现,我认为还是因为我们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太缺少高节奏、高强度的比赛了。所以,球队在整体成熟度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这不是一夜之间就可以改变的。所以,我们换人的原则就是你要让有劲的队员准备好。我们换上戴伟浚时有这样一个镜头,就是他上去后直接从后面把对方拉倒了,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所幸的是没有拿牌。正常情况下,如果你是2-1领先,而且已经进入到伤停补时的最后阶段,你就不需要再去反击或者让对方打出反击了,你只需要等着让比赛结束。所以,我们得留能跑的、有劲的、有体力的球员,确保万一这种情况发生之后,得有一个人能跑回去。韦世豪这场比赛踢得很好,他确实把平衡打破了,传出了关键性的球。不仅让武磊取得了进球,而且上半时结束前,又给武磊传了一次关键性的好球。所以,换他下场并不是因为他踢得不好,我相信他能理解,是完全出于战术方面的原因。再说回到你刚才提到的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对阵叙利亚队的那场比赛,这就是目前为止我们这支队伍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我把这当成一个目标,而且请相信,我肯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同时,我也在想办法,找到一种方式,就是确保先不再丢球。即在问题发生之前,我们先如何防止问题出现。譬如,像打泰国队比赛的最后时刻,对方反击,庆幸的是我们没有丢球。那么,我需要考虑的是,如何首先不让对手把这样的反击打出来。说到换人,我还想再说一句。在这场比赛中,换蒋圣龙其实也是一个意外,要不然从战术角度来说,应该是换张玉宁出场,我们是想让他出场,通过他背身拿球,能把局面先稳一稳。正常情况下,最后10分钟时,我们肯定是在前场换一些体能充沛的替补队员上去拿一拿球。但你肯定先要留一个名额,防止最后时刻出现意外情况。这不就是发生了吗?所以,我们只能换吴少聪,而不是将张玉宁替换出场。这就是我们在这场比赛中的策略。王上源10月在大连集训期间司职的是中后卫,但在与泰国队的比赛,你将他当做防守型中场替换出场,让他回归到了自己的习惯位置。对此,你是怎么考虑的?这其实是一个整体的过程,从3月开始到现在,我们一直是在完成国家队的拼图。首先,我们选人的标准是基于人的价值,就是你要当一个团队型的队员,你得为队友付出,这是要求。王上源就是一个典型的团队型球员,他想的更多的是“我能给这个队伍做什么”,而不是“球队能给我带来什么”。就算上次集训我把他安排在张琳芃的这个位置(中后卫)上,他也是在比赛中发挥最好的球员之一。我认为王上源的努力和表现是队里最职业的一位,他组织进攻比较冷静、出球也比较好,同时也比较敢踢、敢表现,所以我比较满意。但是,踢了两场很不错的比赛,我们还是让他打替补。我事先什么都没有跟他说,可他成为了这场比赛中的超级替补,不仅仅是因为他取得了一个进球、帮助球队拿下比赛,更重要的是,其实他上场后解决了我们防守的问题,而且还带来了中场的强度。正常情况下,踢了两场不错比赛的队员,你还让他替补,而且还什么都不跟他说,任何运动员肯定都会过来问你“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还让我当替补?”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就是在替补席上待命,等待机会出场,然后出场后全力以赴。这就证明了他考虑集体大于个人。在这个队伍里面,我们一直强调的是团队精神,相互弥补,要踢得更宽容一点,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觉得他是一个战术方面比较成熟的队员,他可以胜任多个位置。所以,对一支队伍来说,有这样的一名运动员其实是一个荣幸,它是很重要的一名球员。说说下一场对阵韩国队的比赛。有没有可能采取类似中国亚运队6月在浙江金华对阵韩国亚运队时的第二场比赛那样,几乎是全场守了90分钟,但就是一次反击机会,结果1-0取胜这两场比赛很难有可比性。韩国队是一支顶级球队,拥有顶级球员,而且有好多正在欧洲踢顶级联赛的球员正处于赛季中,身体状况正属于最佳时期。他们也连续参加了多届世界杯,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和自信。对我们来说,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好在泰国队身上拿到了3分的机会,利用目前大家有了信心、有了精神气的时机,看看我们可不可以做得更好。对韩国队,我们分析了他们的整体、个人能力、战术,这是肯定的。中国队的目标就是冲击世界杯,一步一步向前走。韩国队作为我们冲击世界杯路上的其中一站,没有人可以预言未来比赛会发生什么,因为现代足球比赛的规则也在不断地变化之中。一次铲球或者是一张红牌,有可能就会令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尤其是像这么重要的比赛。举个例子,像我以前带过的红星队,参加对游击队的国家德比,开场仅仅45秒钟,就因为一张红牌,使得赛前所有计划全部被打乱。所以,只要比赛还没有踢,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任何一支球队,包括我自己,所有队伍的目标比赛都是要胜利。具体怎么拿这3分?就是通过布置。作为队员和教练的思路是这样,即我们分析每场比赛其实是一个组合,比如说这场比赛的对手韩国队,我们说他们整体性强、队员个人能力出色,洲际比赛和国际比赛的经验丰富。而上一场比赛客场跟泰国队作战时,他们主场人数多、支持者多,比赛的湿度比较大,场地条件不一样,对手技术比较出色,身高比较矮但速度快。所有每个对手的比赛准备类型跟准备方式是不同的,我们只能把一场比赛当成一个包裹来分开进行分析。我们考虑韩国队的比赛时,还要从这样一个角度出发,就是我们队伍要尊重自己,赢下了上一场比赛所带来的信心,就是现在球队处于一个有信心的时刻,我们要保护这个时刻,因为在泰国赢下比赛其实对我们这支队伍的积极因素比较大。在对阵泰国队比赛之前的大环境是这样的:我们参加世预赛,大家对我们的一个要求是取得开门红,但是客场作战并不容易。更基于之前在亚冠联赛中,中超俱乐部被泰国联赛俱乐部赢了两次,所有人都有一点悲观的情绪。比赛开始后,对方球迷挤满了现场,不到20分钟就落后了,我们确实都知道在场面上有很严重的战术问题。但我们的反应较为正确,发现了问题并把问题解决了,同时还能把比赛打回来。这种影响对队伍的整体信心提高很大、很重要的,在这方面,我觉得这是我们比较看重的一个点。而且,从整个战局来说,在泰国拿下这3分其实是相当于6分,这对队伍来说很重要。我们正好通过这3分创造了一个这么好的氛围和环境,要抓住这个时刻,利用这个时刻让队伍再成长。我觉得整个过程中有一个属于非常危险的信号,就是上一场大环境给球队的压力那么大,大家都觉得我们比较被动、可能赢不下比赛的时候,我们把比赛拿下来了。然后,大家有可能会松一口气,觉得韩国队的实力在我们之上,这场输了属于理所应当。这是我不希望看到,也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必须要求队员在比赛场上享受足球,但我们训练中一定要准备好。因为我们要从积分的角度看,前两场比赛如果能拿到6分,对晋级下轮是一个巨大的优势。我们在泰国的比赛尤其是下半场时,展现出来了强大的团队凝聚力以及场上的拼搏精神。这就是一个团队的价值体现,在一支队伍中想打造这样的一个氛围并不太容易,我们必须把握好,把这个好的东西保留住,然后利用这个时刻让队伍成长才可以。正常情况下,一支成熟的球队会准备至少两种完全不同的打法。现在的中国国家队也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在对阵泰国队的比赛也尝试了不同的战术打法。但中超球队几乎都是整个赛季一种打法,很少有球队在这方面进行尝试。尽管国家队过去8个月中一直在努力尝试,但效果也并不理想。这是否是国家队继续向前发展所面临的一大难题?对我来说,在集训时其实只能是多次重复,包括先上录像课、然后在训练场跟队员反复讲解,通过这种方式来加深他们的印象。现代足球的情况是大家基本都能在变,阵型是一种动态的。拿泰国队举例,他们10月前往欧洲热身,和格鲁吉亚、爱沙尼亚进行了两场热身赛。在对阵格鲁吉亚时,采用的是三后卫踢法;与爱沙尼亚则是四后卫踢法。不光如此,同一支队伍在同一场比赛的不同时间里也在进行改变。所以,我们必须要准备好应对这种情况,进行这种阵型的切换。现在不是为了惊艳谁,而是通过变化来解决场上的空间问题,通过变化来解决防守中的问题。这样,队员的信心就会增强。再举个例子,像对阵乌兹别克斯坦和对阵叙利亚的比赛,对我们而言就非常重要,因为我们会把他们当成一个演练阵型变化的重要对象,就是我们知道跟他们踢完后,阵型方面的哪些问题需要改善。再譬如,我先前带过的亚运队队员以及去年踢东亚杯合练过的球员,他们其实对这种阵型的变化就很熟悉了。从2019年1月开始带那支队伍,先是澳大利亚,然后3月到意大利,再到5月在安徽打巴勒斯坦的两场比赛,那个时候,我们真正开始尝试这种“动态阵型”。其实大部分球员整体是理解的,然后你引入一、两名新球员的时候,他们融合的速度也很快,这样就不存在问题了。我们现在是这样,我给你首发11人名单,你可能知道哪些人会踢,但你不知道我们的阵型、怎么去踢。因为我们用的队员是他可以踢不同阵型里的不同位置,这就是我们队伍在这方面的目标。从你接手中国99年龄段亚运队,到现在成为国家队主教练,期间已经有5年多时间了。你觉得现在中国球员的自信心更强了,还是比你刚来的时候更差?因为现在中国足球没有成绩,虽然一直强调需要有自信,但因为外界普遍不认可中国球员的表现以及成绩,所以实际可能是自信心越来越弱其实,这是一个死循环!大家一直是老生常谈,有的人说,你得带着信心去赢比赛;有的人说,你赢了比赛后才能有信心。我的逻辑也是我在日常生活的哲学,也是在你这种“死循环”没法解决的时候,我们就得先付出,你得先迈出这一步,然后再看他收获什么。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说,先赢下比赛,你才能有信心。其实我们所面临的情况也是一样的。我们想让球迷来给我们加油,球迷们会说:你们现在成绩不好,凭什么给你们加油?但是,我们又想说:如果你们来加油,我们才能有信心、有动力踢得更好。这是一个“死循环”的逻辑。所以,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也不去喊着让球迷来给我们加油,我们自己先迈出这一步,争取有一个不错的成绩,不管有没有球迷、也不管有没有支持。只要我们有成绩,他们自然而然就会来的。这就是我说的“行动大于言论!”你就是先付出,可能没有收获;但如果一点也不付出,你就想要支持,那在体育界也就太廉价了。就以这次我们和泰国队的比赛一样。我们一赢下泰国队之后,明显就感到了巨大的变化,所有人都来恭喜,已经到深夜1点左右,依然还有人在等我们、接我们。这就是现实!全世界都喜欢足球,中国球迷也一样,他们其实只需要看到一点点成绩。我们只需要给球迷一点成绩、一点希望,我们带着拼劲和动力去踢,他们是可以接受的。从3月初接手到现在为止,外界似乎一直对你处于不信任的状态,甚至在打泰国队之前还在说,中国队必须要换帅,你是如何看待这种说法的?我从来不把这个事情当成是我个人的事情。总体而言,当你开始这个工作时,你就需要准备好面对这些情况。因为你坐在那个位置上注定了你是一个公众人物。你必须得承担这样,这是很正常的。我只考虑我做什么能够帮助这支队伍。更多地,是我给自己的压力,我怎么样做才能给这支球队带来更多的好处、能帮助这个球队,这才是我最关心的。关于个人的位置问题,有两种类型的教练,即已经下课的教练和还没下课的教练。所以,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我也会坦然面对,而且这方面我已经很有经验了。只要带这支队,我就会竭尽全力。能带这支队,我已经感觉到很荣幸了。另一方面,足球是一个大众项目,很开放,所有人都可以来评价,这是很正常的。如果我能带队有成绩、能给中国足球作出贡献,那之后我个人也会收获一点荣誉,这是肯定的。但这个东西也是之后的事,是有了成绩才能有用。另外,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一般不关注媒体,更不会在意他们说了什么。踢泰国队是你职业生涯中压力最大的一场比赛吗?其实,最大的压力并不是来自比赛本身。肯定每场比赛会有拿分的压力,重大比赛的时候压力更大一点。但作为一名教练,这种压力什么时候最明显呢?率队参加这种大赛的压力,其实远没有好多年没比赛可踢的时候压力大,这种没比赛踢实际让人更难受。如果一名教练不带比赛、没有正式比赛可踢,就相当于你有一辆法拉利,但却只能放在车库里不开一样。最爽的时候就是你把车库门打开,那一下就算是有风险,但冲出去的那一瞬间是最爽的。所以,谈到压力的时候,在这里执教五年时间里,压力最大的时候反而是我在这边有较长一段时间没法带队比赛。我觉得对我来说,如果有比赛,我不认为是压力,我很享受,就像有了水才能游泳那样。从2018年底到中国开始执教,先是执教青年队,再到现在的国家队,你觉得这五年期间自己有什么变化?我觉得在中国的这段经历对个人成长的作用是巨大的。包括塞尔维亚等在内的很多前南斯拉夫国家跟中国的很多行为、习惯相类似,而且适应能力很强,所以我来这里的适应时间是比较短的。来了之后,就是专注于工作本身,因为这项工作的挑战性很大,一些客观原因其中有两年没办法回家,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和妻子,包括我父亲去世,也因为要带队比赛等原因而没办法赶回去见最后一面。但是,我觉得我既然已经牺牲了这么多,那么看到了一点希望,我就愿意坚持下去。另一方面,来中国之前,我在西欧工作了4年,到中国后我也更加理解了队伍所处的环境。一方面,西欧的整个足球环境肯定更有建制、更成熟,我也更喜欢,也让我更有一些见识。但与此同时,我也注意到了,来自西欧的教练很难在中国长期工作下去。所以,我也结合了一下自身所有的DNA,即适应性比较强,也结合了在西欧的那些工作习惯,来到中国这样一个全新的环境,所以适应得可能就会更好一点。来中国这几年,其实是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已经超越了足球的一个存在。过去,我的工作方式特别直接,尤其是很多次在欧洲俱乐部会跟经纪人、球员或管理层有直接冲突。但是,现在在中国生活、学习、成长了以后,我对为人处事的方式更深刻的理解了。这样,我就能更好的从我的角度来帮我身边的人,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球员,跟他们合理地相处,让他们能发挥最大的能力。中国人其实是非常友好的,在中国生活的这段经历也可能是我迄今为止最好的一段经历。所以当你问现在的我和2018年时的我有什么区别时,我不想只是从教练角度,而更应该是超越足球,是我人生中的成长。足球或足球之外,它使得我变成了一个很好的人。我想,未来不管是在哪里、在何时,在中国的这段经历会对我今后更有帮助,也让我更好地展开工作。我想,我不仅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教练,更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父亲,或是成为一个更好的祖父。这段经历是无价的,也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或者用几句话就可以概括的。这才是更重要的,是人生的经历。带这样一个伟大国家的球队去争取一个伟大的成绩,这一直在不断地激励着我。我知道,像我这样一个渺小的人,如果能够给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在足球方面带来一些成绩,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外界有一个说法,说你接手国家队后,跟以前带99年龄段队伍时管理方面不太一样了,不再那么严格了。你同意这种说法吗?其实不是队里的人并不知道队里的情况,规定等方面还是一如既往地严格,纪律方面也从来没有出过问题。但是,确实也不能把三十多岁的运动员跟十七八岁的运动员一样,采样同样的相处方式。只要找到合适的方法,达到同一个目标其实就够了。每天,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要求跟原来是一样的。对比赛要求就跟日常生活一样,很严格地要求执行战术就可以了。从今年3月接手国家队到现在为止,这期间国家队总共组织过五期集训,先后召入了45名球员。但这45名球员中,虽然有像朱辰杰、蒋圣龙等2000年出生的年轻球员,但更往下的球员一个也没有。这次世预赛首轮比赛中,像越南队年仅19岁的球员就已经进球了,沙特队有三名2003年龄段球员出现在首发阵容中。你是否会考虑接下来召入更年轻的球员呢?你说的没错,但你注意到了没有,他们都是在各自俱乐部球队中能够打得上比赛的,但我们的年轻球员踢不上。年轻球员的培养计划是一个持续、长久的计划,但国家队有一个特性,就是我们要选择最合适的队员,那些合适的队员是在俱乐部有表现才行。这里,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就是在跟乌兹别克斯坦队的那场比赛中,何宇鹏正对着的那名乌兹别克队员,比何宇鹏还小5岁。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前阵子塞尔维亚对比利时的那场热身赛,比利时的阵容中,除了卡拉斯科等2人之外,其他全部都是00后球员。可是,他们不仅仅能够代表国家队出场,更重要的是都已经在各自俱乐部打上比赛了,而且有稳定的出场率。如果我们的年轻球员能够在各自俱乐部打上比赛,我肯定是第一个最高兴的。世预赛后,国家队还将因亚洲杯展开集训。集训期间,有没有可能招入一些更年轻的球员?我们确实是有计划的,还有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来备战亚洲杯,时间已经足够。但是,既然是国家队,我们刚才说了选人标准,它跟年龄无关,只跟能力相关。我也不能说只为了照顾队伍的年轻化,全部换成之前我在U23队带过的运动员,即使他们没有表现也召入,这会影响整体队伍的备战和实力。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需要打造的是一个要去踢杯赛的阵容和团队,每个人就必须很清楚他们自己的专注度是要放在哪里。如果我无限制地引入这样的年轻队员,可能会造成一种小的混乱,然后对其他运动员也不公平,这是我所考虑的角度。我们带去参加亚洲杯赛的运动员必须是都准备好了的球员,能全力以赴的一个阵容,而不是说要考虑一个长期计划、去给他们画饼,因为我们要去参加的是亚洲杯赛。这个赛事不光是我们一支队参加,杯赛对其他队的要求跟我们是一样的。以韩国队为例,他们的人员构成中,有32岁的孙兴慜,也有21岁的球员。但是,他们的强度跟比赛的活力是一样的,强度很重要,不是年龄不重要。如果一个年轻队员来,他达不到比赛的强度、没有比赛的活力,跟老队员相比,他的年龄就不是优势了。我们的选材标准也一定要向高能量、高强度的球员看齐、作为参考。根据2024赛季的赛历和计划,国家队明年将没有长期集训,基本都是国家队比赛窗口期时集中。这就意味着,国家队的强度就只能建立在联赛与俱乐部球队基础之上。但现在的中超联赛强度明显不够,整体水平不高。在这种情况下,国家队怎么办?对我来说,其实要单纯摆脱责任或者是回答聪明点,把自己摘出去,说那是联赛的问题,跟国家队、跟我没关系。但我不能这么说,我们得一起想办法来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就跟我们去客场踢泰国队一样,你得找到赢泰国的方法,这是一样的道理。如果我们非要追求“tika taka”,追求极度控球,假如比赛输了,那外界都会批评说1分没拿。反过来,如果我们一味地要求全场高压,踢了60分钟就没体能了,最终输了。然后,我说这是联赛的问题,因为我们的联赛没有强度,跟我没关系,我的要求没错,是队员的能力达不到。这就是推卸责任。我不想这样,我们一起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比较好。我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来展开工作的,就是今天早上醒来了,我想我能做点什么,能帮着队伍把球赢下来。有的时候是走这条路,有的时候是走那条路。就像去年去踢东亚杯时,身体层面,我们跟其他三队其实差距还是很明显的。第一场跟韩国队时,我们吃了大亏;第二场对阵日本队,其实全队拼尽了全力。第三场对阵中国香港时,大家就都没劲了,全队都很难。我知道这个现实情况,那场比赛中,我不是用了三名中后卫、还让蒋圣龙踢了后腰位置吗?然后,我的要求是利用高压让香港队多给我们前场定位球,争取前15分钟内利用定位球进一个,之后,我们想办法把球控制下来。这其实就是根据我们当时的实际体能情况所拟定的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如果你体能状况不好,最好是争取先进球,然后把球倒一倒、控下来,这种作战策略是比较合理的。比赛开始后,我们在前10分钟至少有两次定位球的很好得分机会,一次是吴少聪、一次是蒋圣龙,但谁都没有把握住。像这种必须要赢的比赛,你必须一直往前顶,那两个机会基本上是属于必进机会,但被对方解围了。这时,你体能下降得越厉害。所幸的是,后来谭龙进了一球。我举这个例子,其实就是想说明,在当下现有的条件下,怎样最大化地来解决存在的问题,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如果我在当时情况下说:联赛水平就那样,节奏太慢、水平太差,但我是一个好教练,我在东亚杯赛上拿到了4分。如果那样,则这样的借口就太廉价了。我认为自己是中国足球的一员,我得把自己也放在一起解决问题的那个层面上。如果是内部讨论怎么样解决目前的困境,那我肯定会给出我的建议。我不能把这个当借口。那么,在明年联赛展开前,你是否有计划或向中国足协提出建议,即把国内的俱乐部教练召集到一起来聊一聊这个问题我们在内部其实谈论过很多,但目前这个阶段,我们肯定还是先备战跟韩国队的比赛。之后,我们在讨论下一年的工作时再来研究解决这些。譬如说,你刚才给我提供的一些公众方面的反馈意见,包括换人、阵型等方面的东西,从内部来说,我们的思路就是我把比赛的问题解决了。我如果现在就是回答问题、给你解释其中很多东西,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别人会说我是在找借口。所以,最好还是别解释那么多,我们埋头干、把问题解决了,就可以了。这是我的一个思路。现在亚洲足球各项赛事都在全面跟欧洲接轨,包括实施跨年度赛制等。对我们来说,11月因整个赛季结束,球员的身体等各方面都处于疲劳时期。而到明年3月时,我们的联赛才开始,状态尚未达到最佳。那么,作为国家队的主教练,对我们的联赛是否应该顺应亚足联的变化持什么态度?或者说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这个问题肯定是要被讨论的。但是,如果站在我的角色,我现在只能说不管调整还是不调整,我们该踢的比赛是不变的,就像明年1月的亚洲杯赛,我们该踢还得踢,但我们肯定需要找到应对的方法。你现在的提问是集中在问题上。不、不(笑),我只是想尝试着寻找到问题的答案我现在不会考虑调整与否的问题,我的角色就是在目前的情况下去找到一个更好的方式去解决问题。站在我的角度,如果我只考虑所面对的问题,而不去关注问题的解决或者拿出具体的思路与解决办法,那么,我可能看到的全部都是问题,而且问题会更多。譬如说,当我们征召队员时,很多人都会说,为什么不召这个人?为什么不召那个人?但是,你可能已经了解了,我选人的标准和角度首先就是我们的队员必须得跟得上对手的强度。假如我选择的这个队员,他不用踢一年的球,也可以在强度上跟对手匹配,那我也可以用他来踢比赛。但是,有人会说:如果按我这个角度去解读的话,他们就会说我是在抱怨联赛的强度太差。所以,也就请你理解,我为什么不能明确回答你这个问题。如果是我们内部要讨论,我肯定会在内部跟协会沟通我的观点,竭尽全力来解决这些问题,但我不能通过媒体来向协会传递我的信号。对外,我们必须目标明确,我们的口径包括行动都是一致的,这样才能是一个团队。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